无边无际的草原,悠扬的马头琴声,香喷喷的奶制品,动听的蒙古民歌,好客的蒙古牧民……接下来,让我们一起开启内蒙古草原之旅. 一进入大草原,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,草原上的蓝天白云,是任何地方都无与伦比的.天上的朵朵白云像棉花一样,触手可及.成群结队的牛羊或低头吃草,或四处奔跑,或窃窃私语.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地见牛羊.”的画面便浮现在我们眼前. 大多数人认为内蒙古的草原都是绿色的,没有别的色彩,其 ...

“啦啦啦,啦啦啦.”我哼着小调走进教室.虽然今天天气不好,但我的心情却十分舒畅,因为今天不用上数学课! 实不相瞒,为了明天的两操比赛,学校特意抽出一节课,让我们好好规范一下眼保健操的按压方法.打上课铃没一会儿,左老师和李老师就到班上来“安营扎寨”了.左老师先检查手指甲,然后放了一遍眼保健操示范视频. 一切进行顺利.老师又让我们做了一遍.“第四节按揉太阳穴,刮上眼眶.1234,5678……”广播播道 ...

[我眼中的改革开放] 作者: 朱博洋 经过几年的改革和开放,邢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. 有一次离校,爸爸来接我,在路上,我看到了迷人的风光,达活泉鲜花开放,清风楼热闹非凡,我不禁发起疑问,问爸爸:“邢台以前也是这样吗?”爸爸愣住了,想了一会儿,对我说:“日子可不是想好起来就好起来的,以前,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,每天空着肚子和日本鬼子拼刺刀,不知牺牲了多少生命,单靠一支小米加步枪,经过八年的抗日战争, ...

下午,妈妈给我听写生字.我拿书包用力摇了两下,想把书给摇出来.突然,两个“黑瘦子”从我包里飞出来了. 我纳闷极了,我不记得拿了两本日记呀?妈妈问怎么回事,我仔细回想起来. 昨天上午,有一些同学围着高小雅的桌子,叽叽喳喳的好像在说些什么?我看见桌子上有本日记就也想看一看,我又怕别人找不到自己日记本了.过了一会了,他们都走了,“黑瘦子”安然无恙地躺在那,好像在等着主人回来拿它.于是,我就拿来本子看日记 ...

认真是成功的秘诀,粗心是失败的伴侣. ——题记 “粗心可不是一个好毛病.”我望着一份数学试卷叹息.从小到大,在我的身边总有一个“粗心鬼”给我捣蛋.让我头疼不已. 每次收拾书包,他会偷偷的,把其中几本书藏起来:做题的时候,他会像一个计划精密的盗贼,把一些题偷盗了去.甚至在考试时,他也会毫不留情地把小数点吃掉,把数字改了去.只要我中了他的“奸计”,他便像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,在我身旁光滑的地板上笑得滚 ...

前一段时间,谢老师指导大家把词典引进了课堂,词典是我们身边的老师,不懂的词查它,不懂的字查它,慢慢的,我们都离不开字典了. 上语文课时,我遇到有疑问的词时,第一时间就会向词典求助,这让我养成了独立学习,不求人的好习惯.打开字典,一行行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字,介绍的十分清楚,有出自的地点.意思.造句.近反义词等,真是学习的好助手.老师告诉我们,若谁能把这一本字典用心读完,语文的学习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. ...

所谓雕塑课,其实就是与泥巴打交道的课.节节课,我们一直在搓泥巴.切泥巴.拼泥巴.拆泥巴.捏泥巴.磨泥巴.削泥巴……一切都离不开泥巴,当然,这不是从地里挖出来的土,这是专业的用来雕塑的泥.经过这一番对泥巴的加工改造后,呈现在你面前的就是一个完整的雕塑了.非常有意思,只要你没有洁癖. 我本来想做一个哆啦A梦的,只用两个球拼到一起就已经成型,但老师却说这东西太简单,不值得做.无奈我改成做皮卡丘了. 一根 ...

花开,云卷 如果有人问我,谁最让我头痛,我会说母亲. 如果有人问我,谁最为我头痛,我会说母亲. 每天回到家,她在厨房里织着菜肴浓郁的香味.我敲门,她便跑过来开门,然后小心翼翼却又装作若无其事的问我今天在学校的生活,而这一切,我只是视作不须响应的客套. 我有时竟开始疏懒于转头看她的眼睛. 在为我翻平书肩带上的褶皱时,当你为我撑起伞时,于你挽手走过的宽窄不一的小巷和流岚浮云的天空时,我于慵懒中渴望而期 ...

你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——题记 “蓝蓝的天上白云飘,白云下面马儿跑”这两句是形容中国草原令人向往风光的歌词描写,这个曾在我梦里寻觅的而在现实中愈来愈难以见到的诗一般的画面,没想到此次却在新西兰很轻易的看到了.天空如此的湛蓝,草原是如此辽阔,草木是如此的碧绿,河流是如此的清澈.充满生机的植被像被五颜六色的织锦铺满大地,簇簇白云如梦如幻的演绎着各种神奇的图案.马匹.牛羊悠哉悠哉地在草地上漫步,各种各样 ...

太阳因爱护万物而奉献出自己的光辉,春雨因滋润万物而降落人间,秋风因凉爽大地而穿梭前行,而蜡烛因照亮他人而撒落成泪.我敬佩,蜡烛成灰泪始干的豪情,我感叹,春雨润物细无声的无私奉献,但我更加敬佩那个如同蜡烛般为我们奉献的人. 或许他并不高大,那张面孔已饱受沧桑留下了岁月的痕迹,眼角的皱纹突现出他丰富的阅历,到知天命的他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三尺讲台,一支粉笔,桃李满天下,从年少的英姿飒爽到现在的双鬃 ...